當前位置: 首頁/新聞中心/ 松江要聞
清華理工男謝虎領軍上海欣諾通信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駐足長三角G60科創走廊
清華理工男謝虎領軍上海欣諾通信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駐足長三角G60科創走廊
信息來源: 發布時間:2019-11-19

“四年的潛心研發終于有了結果。”11月8日,當“欣諾”出現在中國電信接入型OTN設備集中采購項目中標名單時,上海欣諾通信技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謝虎的心情格外激動。“這標志著欣諾逐步進入了國內通信設備主流供應商的行列。”
  這家扎根在長三角G60科創走廊上的松江企業,終于在5G時代逐步打開了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。而在11年前,當34歲的謝虎懷揣10萬元資金創立欣諾時,他怎么也沒想到,走技術研發的道路會如此艱難。但幸運的是,他堅持了下來,在一個又一個稍縱即逝的機遇面前,在一次又一次質疑和困難面前,堅守初心,從未放棄。
  正因如此,欣諾從最初的注冊資金10萬元躍升到如今的5000萬元,成為網絡通信行業細分市場的隱形冠軍。企業的研發團隊也從最初的不到10人,發展到如今的100多人。去年,欣諾被評為上海市戰略性新興產業企業,還作為國內高速光網絡系統的后起之秀,成為國家“寬帶中國”重大專項的承研單位,啟動了開發面向2025和5G承載的下一代超高速光網絡系統。

  “零基礎”團隊成長為核心力量

  令人想不到的是,欣諾最初的核心研發團隊竟是一群做售后的服務人員。
  2008年,謝虎就職的公司倒閉了,他決定創業。當時已在通信行業摸爬滾打了八年的他,面前有兩條路,一條是做貿易型企業,一條是做研發型企業。
  在那時的環境中,走貿易路線的話是一個穩妥又便捷的途徑。然而,這位清華大學機械工程系焊接專業畢業的年輕人,有著一股子技術情節,最終他選擇了走研發道路。
  “知道這條路會很辛苦,但沒想到會這么苦。”謝虎說,當時跟著我的兄弟們,都不是專“業的研發人員,大多數都是售后服務工程師,他們的起點真的非常低。如果用空調來打個比方的話,他們就是負責裝空調的安裝工,而我們要做的是去開發空調。”

如何讓零基礎的售后人員去做研發?面對這樣一個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謝虎沒有退縮。“在網絡通信行業,芯片是核心。我想如果能說服一些芯片公司支持我們,給我們的工程師提供技術支持和指導,沒準會有機會闖出來。”為了“求學”,謝虎一家一家芯片公司去溝通,但一個沒有任何研發經驗的初創公司,要得到國際芯片大廠的支持,豈是易事。
  雖然碰了一鼻子灰,但謝虎契而不舍的精神還是打動了不少人。Opulan公司是欣諾團隊學習的第一站。“什么都不懂,連開發環境、編譯工具是什么都沒聽說過。欣諾的研發就是這樣從零開始起步的。”公司監事、軟件研發經理萬仁勇便是欣諾最早那批研發人員之一。“學習起來其實有很多困難,但謝總一直鼓勵我們,經常開著自己的車送我們去學習,讓大家有信心堅持下去。”萬仁勇說,他們就像小學生一樣,從最基礎的開始學,一點點一步步地積累。
  成長的過程是枯燥而漫長的,但正是堅守住了這份做科研的初心,謝虎才實現了后來的守得云開見月明。團隊研發出來的首個產品——應用于網安的接入網探針產品,獲得了很好的市場反饋,也讓欣諾完成了最初的資金原始積累。
  從2008年到現在,這支“售后團隊”已成長為欣諾穩定的核心研發力量,并且無一人離開欣諾,這也成為謝虎最引以為傲的一件事。

  歷經轉型,研發初心始終如一

  自選擇做研發型的實體企業開始,謝虎便將“研發”這份初心一直保留到了現在。然而,這份堅守的背后,卻也充滿了孤獨、寂寞、艱辛和不解。
  欣諾所從事的網絡通信行業是一個資金、技術和人才密集的行業。自從2000年初,華為逐步成長為全球通信巨頭之后,國內鮮有新的技術型通信企業崛起,尤其是在上海。而欣諾就是在這樣競爭異常激烈的大環境中,逐步發展起來的。
  創業初期,謝虎團隊除了致力于接入網安全產品的開發外,也開始涉獵網絡通信產品。順應國內光進銅退的大趨勢,欣諾從2011年下半年開始從銅線產品轉向光網絡產品的開發。正是由于過去幾年的刻苦鉆研,欣諾的研發團隊在這次技術大轉型中經受住了考驗。2012年初,欣諾OEO6500波分復用系統順利面世,簡單可靠,性價比高,在特定領域有著很好的應用場景,這為欣諾進入運營商市場奠定了良好的基礎,公司經營逐漸步入了穩步增長的軌道。
  2012年,欣諾的年銷售額只有2000萬,而到了2015年,欣諾年銷售額已達到7200萬,公司在快速成長。而彼時的謝虎卻深深擔憂欣諾未來的發展之路。“OEO6500雖然暢銷,但由于產品形態比較簡單,技術門檻也不高,光依靠這款產品,欣諾很難走向未來。”
  “那時已經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。如果保持原狀,按當時的市場情況,公司也能有不錯的收入,我們也會比較輕松,但未來很難再上一個臺階。”謝虎說,原有的研發團隊和產品結構已經不足以支撐欣諾未來的發展,如果要讓公司擁有未來,就必須要有大的改變。最終,他決定面向未來,開發技術含量更高的100G OTN和下一代光接入網產品。
  對于謝虎的選擇,公司里充斥了一些不解的聲音:公司小日子過得好好的,為什么要投入那么多資金去搞新產品研發?況且在市場前景不明的情況下,這樣的研發投入極有可能會打水漂。
  面對質疑,謝虎堅信自己的選擇沒錯,他更為積極地投入研發,招聘科研人員,為公司注入新鮮的研發血液。
  欣諾首席技術官吳志遠便是在那個時候來到欣諾的。“對于中小企業來說,做實業是很艱難的。在這個行業里,研發最是寂寞,有的人耐不住轉行了,謝總卻一直在堅持。”吳志遠說,2015年他來公司的時候,全部研發團隊才不到20人,現在全公司230多人,有一半是研發人員。公司每年都要投入銷售收入的15%用于產品研發。目前,公司擁有授權專利54項,申請中的專利42項,包括3項國際專利。
  從這次轉型開始,欣諾便將基地扎根在了松江。乘著長三角G60科創走廊從1.0到3.0升級版跨越發展的東風,企業的發展也充滿了無限動力。作為松江的重點企業,欣諾在長三角G60科創走廊的產業賦能,以及通訊行業上下游產業鏈形成聚合的過程中受益匪淺,近四年來,公司年產值平均增速高達50%。

  找準策略,在細分市場精耕

  對于欣諾的發展策略,謝虎有著自己清晰的思考:“用田忌賽馬的策略,以上駟的研發速度和質量,取小規模定制化的市場。”在華為、中興、烽火等占主導的光網絡市場上,欣諾積極尋找差異化的市場和差異化的產品,幫助主流廠商拾遺補缺,依托不斷投入的精干研發團隊,為客戶快速開發定制化產品。
  PON的聚合拉遠技術,就是在這一理念下催生的。“很多國家人力成本和光纖成本很高的情況下,希望能夠通過技術手段讓相同的光纖攜帶更多用戶,這項技術就是基于此而誕生的,在海外很受歡迎。”對于謝虎來說,看準機會做出差異化產品,正是欣諾走到今天的重要原因。除了PON聚合拉遠技術外,PON協議分析儀、PON放大器以及4/5G前傳
  無源波分,欣諾都走在國內前列。
  “欣諾一直是兩條腿走路,這兩條腿分別是網絡通信和網絡安全。”謝虎說,在欣諾,網絡通信和網絡安全兩條產品線相互支撐,在競爭異常激烈的運營商市場攫取了一席之地。
  如今,在網絡通信領域,欣諾已經是國內第四家,也是上海乃至長三角地區唯一一家能夠自研從100G+OTN傳輸網到FTTH全系列光網絡產品的本土公司。去年,欣諾更是獲得了國家“寬帶中國”重大專項承研單位的資格,開發面向2025和5G承載的下一代超高速光網絡系統。
  “能得到國家項目的青睞對欣諾來說實屬不易。”謝虎說,當時參加項目評審的評委們都是兩院院士,在看了欣諾的資料后,對欣諾小體量能否做成大項目表示了疑問。“王侯將相寧有種乎!我們企業體量雖小但實力不小。”在謝虎的一番“霸氣”回應和真誠、專業的介紹下,最終征服了評委。順應長三角的融合發展大勢,謝虎期待有朝一日,欣諾能背靠上海乃至長三角的大市場,為上海重新成為國內網絡通信的一極作出自己的貢獻。

  做有情懷更有擔當的企業家

  十一年的研發投入,讓欣諾擁有了一支精干的科研團隊,對于謝虎來說,這是他最大的財富。在公司不斷成長壯大的過程中,如何讓欣諾的員工們有更好的工作環境,在上海能過上有尊嚴的生活,在謝虎看來是極其重要的事。
  因此,你能在欣諾看到安靜雅致的咖啡吧、豐盛安全的自助餐廳、竹林掩映的籃球場、小橋流水的空中花園。欣諾的員工們可以享受公司免費提供的高品質三餐。一些想在松江安家落戶的外地骨干員工,公司每年會拿出凈利潤的5%,為他們提供15到20萬元的無息貸款,資助他們買房。
  謝虎是在金庸小說的熏陶中成長的。對于金庸群俠,謝虎最欣賞的還是“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”的郭靖。“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,我們現在正處于最好的時代,能生在這個時代是一件很幸運的事,我們不能虛度光陰,應該腳踏實地,做一些對得起這個時代的事。”在謝虎看來,實實在在心無旁騖做實業,是企業家的本分。
  “未來欣諾的目標就是做一個非常棒的公司,這也是我們對每位欣諾員工的承諾。”謝虎這樣說。也許,這也便是支撐他十一年能堅持研發初心、踏實做好實業的原因,也將是未來欣諾發展的最好注腳。

附件:
    加盟邓老凉茶能赚钱吗